记广州赴贵州支教的纳雍天河实验学校校长詹雯

来源:中国教育报 时间:2020-10-27  阅读:次   |
42.9K

  “做一束光,照亮孩子脚下的路” ——记广州赴贵州支教的纳雍天河实验学校校长詹雯

  在贵州省纳雍县,45岁的詹雯有很多别称,“铁人”“雯哥”,还有孩子们自发唤的“校长妈妈”。

  纳雍县是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处在乌蒙山连片贫困区,是贵州省14个深度贫困县之一。2018年5月,詹雯从广州市天河区来到纳雍县支教,一次次主动延长归期后,今年,她将在这个离家超1000公里的黔西北小县度过第3个年头。

  “答案都在课堂上”

  2018年9月,詹雯挂职纳雍县教育科技局副局长。从支教教师到管理岗位,面对纳雍县全县574所学校和20万师生,怎么帮,帮什么?疑问悬在詹雯心上。

  她开始在路上找寻答案。3个月时间,她跑遍了全县29个乡镇300多所中小学,也是这段时间,她“铁人”的名号流传开来。

  在纳雍,下乡送教并不是件简单的事,对晕车的詹雯更是如此。当地群山连绵,从县城出发前往乡镇各校的车程动辄在1小时以上。为了能多去些学校,詹雯常常天不亮就出发。最疯狂的一天,从清晨5点到晚上8点,她去了6所学校,一天三餐都是在车上啃面包解决的。

  “悠着点,悠着点”,同事们总是劝她。“我太有紧迫感了,帮扶时间总有个期限,不抓紧怎么行。”詹雯说道。

  “你办学怎么样,管理好不好,答案都在课堂上。”詹雯发现,在脱贫攻坚任务中,课堂容易被忽略,“比起坐下来听报告、看材料,我更愿意先看课堂。”

  下乡镇下学校下课堂,帮青年教师帮青年校长……密集地走访完学校后,詹雯提出了“六个三”教育帮扶模式,并通过讲座、培训为当地教师引进先进的教育理念和模式。

  “大胆干,不要怕”

  去年年底,詹雯有了个新角色——精准扶贫易地搬迁安置地配套校、纳雍天河实验学校的首任校长。

  纳雍天河实验学校超过85%的学生来自精准扶贫家庭,留守儿童多,乡村教师多。詹雯发现,在孩子的心理绘画里,人物通常都是背着手的。开会时,教师们总是低着头沉默。

  “从这些小细节就可以看出,当地的教师和学生比较内敛、不自信。”于是,詹雯常对他们说,“大胆干,不要怕”。

  每周国旗下的演讲,詹雯要求教师和学生轮番上台,一个都不能少;通过“幸福330”“幸福440”课后兴趣班,让教师和学生都发展一门兴趣爱好;每月召开一次生日会和“优秀家属”颁奖会;让学生自己当设计师和模特,搞起了环保时装秀……

  在纳雍天河实验学校,从教8年的语文教师何静“打卡”了第一次主持,第一次去省外培训,第一次在教师节上表演健美操。她说:“真的觉得自己有无限可能,像踏着风火轮一样成长。”

  “一定要让每个孩子都能看得到成长的希望和未来。有了希望才有方向,才能有力量。”詹雯最喜欢电影《流浪地球》里这句话:“希望是像钻石一样珍贵的东西。”

  在一封《写给孩子们的信》中,詹雯曾用“你们的校长妈妈”落款,从那以后,“校长妈妈”成了孩子们对詹雯的称呼。跟着她走在校园里,“校长妈妈”的呼唤此起彼伏,每看到一双张开的双臂,詹雯都更用力地回抱过去。

  今年,詹雯正上大三的儿子来纳雍看望她,听到满园的“校长妈妈”,他开玩笑地说:“别的老师是桃李满天下,你是儿女满天下。”

  “把教育当成信仰”

  每到休息日,是詹雯最忙的日子。作为贵州纳雍、广州天河的“桥”,詹雯沟通两地,为当地“化”来了8间梦想中心、近10万册图书……仅2019年一年,詹雯就为纳雍筹得了近1200万元教育资金。

  “其实,东西部之间的差距不在于物质。8年抗战,我们小米加步枪不也获得了胜利,最让人敬佩的还是人的信念呐。”在学校,詹雯常告诉教师,能不能办好教育,不在于缺少什么,而是如何在现有条件下,尽好职责。

  在教学楼旁边的空地上,詹雯种下了43棵竹苗。她常常对教师们说:“小学6年就像竹子在地下生长,这个基础打好了,竹子才能长得既快又直,咱们责任重大、使命光荣。”

  “詹校长把教育当成了自己的信仰。站在她旁边,看她的一举一动,我既感动又羞愧,想要做得更多。”教师陈怡伶是从其他学校调任到纳雍天河实验学校的,与之前相比,忙了许多。每次同事们戏谑“早知这么辛苦,是不是后悔了”时,她总会“狠狠地”回应:“在这里,我累死也心甘情愿。”

  “要让20%的人先成长起来,再带动剩下的80%。”2019年6月,詹雯在当地成立了名校长领航工作室,引领全县各校校长,为纳雍教育留下“火种”。

  来自另一所易地搬迁社区配套小学、恒大实验小学的校长张平,是新一批“火种”之一。跟岗3个多月,他常感慨地说,詹雯也入乡随俗地搞起了“搬迁工作”,她把广州的教学、课堂和校园,彻底搬来了纳雍。

  “因为我自己想做一束光,所以愿意和有同样志向的教师一起,为禀赋不同、成长环境不同的孩子照亮脚下的路。”詹雯说。


  (正文结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