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断迭代的语文单元整体教学设计

来源:中国教师报 时间:2020-11-21  阅读:次   |
42.9K

  不断迭代的语文单元整体教学设计

  随着统编语文教材的投入使用,“双线组元”“三位一体”“助学系统”等术语逐渐被广大一线教师所熟知。其中,语文单元整体教学设计借统编教材的使用和《温州市初中教学常规(2016版)》(简称《新常规》)的出台,在温州市实验中学教育集团焕发了新的生机。

  统编语文教材总主编温儒敏指出:“(统编语文教材的)板块设置比以前清晰,但彼此融合,综合性也有所加强。”这里的“板块设置”主要指教材上以“人文主题”和“语文要素”双线组织的“单元”。《新常规》明确指出,语文学科要以单元整体教学的思路组织教学,“依据教材编排,综合考量各文体之间、各教学内容(如阅读、写作、综合性学习等)之间的关系,确定单元教学内容;把握各文体的教学价值,采用相应教学策略,选择不同课型教学;立足单元内容,补充相关课外资源,做到课内外融通”。

  前统编教材时代,主要是个体尝试探索单元整合。为什么要单元整体教学?从教材角度而言,单元是教材编排的组成部分;从课程论角度看,单元是课程系统中可以相对独立的一个个小系统;从学科教学的角度来说,单元是基于一定的目标与主题,将教学内容中具有关联性的要素加以组织的单位。

  例如,原人教版七下第六单元是一组体现“人和动物关系”的选文。古今中外可反映“人和动物关系”的名家名篇何其多,可教材为什么选定郑振铎的《猫》、沈石溪的《斑羚飞渡》等篇目呢?有教师在教这一单元时,除紧扣文章的文本特质和文体特质外,还进行了单元整理:通过对比、关联梳理单元文章,引导学生明白“人和动物的关系”不仅是标签式的“人要保护动物”“人与动物平等”,还要深化对“人与动物的关系”的理解与认识。有教师基于原人教版八下第五单元《五柳先生传》《马说》《送东阳马生序》等文章,以“不知”为抓手,进行单元基础上写作素材的发现与积累,让阅读真正实现其作用,也是让“读写结合”的理念换一种方式落地。

  以今天的眼光来看,这样的单元整理课、基于单元的读写结合课在一定程度上还缺乏达成目标的过程性脚手架,也没能归纳总结阅读此类文章的方法策略,更没能将单元的阅读教学与综合性学习、名著阅读等进行有机关联。

  统编教材时代,主要是集体探索升格单元整合。2016年秋面世的统编教材,单元内部力求各板块在主题或文体上有所关联,同时也追求知识与能力、方法与策略等方面的内在关联。在具体安排上,因年级不同呈现的面貌和目标要求也不同,这给单元整体教学提供了极大的发挥空间。

  基于上述对统编教材的基本认识以及对《新常规》要求的理解与落实,近年来我们逐渐形成了以备课组为单位推进、升格单元整体教学的模式。

  1.0版:立足吃透教材,集体研讨开展单元整合

  各备课组在参考资料有限、操作经验不足的情况下,尝试理解编者意图,精心研读每个单元。在分配备课任务时,各组打破原来按单篇进行备课的习惯,尝试以单元为最小单位,由一位教师单独或两位教师合作备课,尽量融通单元内的阅读、写作、综合性学习、口语交际、名著导读等板块,并力求按照具体课型进行教学设计。

  在进行单元整体设计时,大家通读单元,找出单元文本的共性,比如“人与动物关系”单元的文章会对所写动物进行一定的描写,在某个教读课中,我们会将其作为重点之一进行研读。在教另一篇时,对同一维度的内容就不再进行重点处理,而是以另一共同点作为重点组织教学。这样就在单元框架内,教学重难点得以适当分解。一方面让学生通过能力迁移解决具体问题,另一方面在单位时间内让学生的语文素养得以螺旋式提升,而不是在同一个平面上滑行。以下是当时七年级备课组设计第五单元时所做的梳理:

  《猫》:可以结合助学系统的“思考探究一”,并增设“作者对三只猫的情感态度”这一栏,在默读课文时摘录文中语句填写表格,从而梳理文章写作思路,初步了解文章的中心思想。

  《鸟》:可以在默读要求中建议学生及时摘录文中的关键性语句,例如作者在行文中对鸟描写的句子以及抒情、议论的句子,从而形成对文章主题的初步认识。

  《狼》:在默读时可以提醒学生去圈点勾画在这场“人狼”激烈斗争中屠户心理变化的词句。有显性的,也有在动作行为背后所折射出来的人物心理。

  以上3篇教读课文,每次布置的默读任务都是具体、有针对性的,即每一次默读都根据文本的特质让学生在默读中逐渐发现抵达中心的路径,同时引导学生学习并掌握这三种抵达文本中心的方法。《动物笑谈》作为一篇自读课文,我们试图让学生学会运用从前三篇文章中所习得的任意一种方法,借助旁批自主学习、自主发现,并引导学生从一篇课文走向一本书的阅读,打开学生的阅读视野。

  我们在完成上述四篇课文的阅读教学外,还安排了单元复习整理课和写作课。前者意在帮助学生梳理本单元的学习内容,巩固默读的具体方法并加以运用,后者围绕单元写作要求引导学生掌握“突出中心”的相关方法,并在写作中加以运用。

  可见,教师备课时努力以“单元”为基本单位,针对单元内不同的体裁和课型采用不同的阅读策略和方法。又以“整体”为核心,以“整合”为基本思想,以“联系”为纽带,以“任务”为驱动,大家在备课过程中既要观照单元整体教学以及各文本之间的关联,又要凸显各文本本身的重要特质。帮助学生在学习过程中构建完整的知识、方法、能力等方面的结构体系,从而达到人的全面系统的发展。其实,这仅是基于初接触统编教材时的朴素理解与学生的实际情况所做的关联整合。

  2.0版:尝试突破教材,集体推进鼓励个性整合

  经过两年时间的适应与实践,各备课组熟悉了教材,对新理念也有了深入体会。于是我们尝试打破教材单元的界线,进行个性化整合探索。比如,八年级备课组在设计八上第二单元时,立足该单元“回忆性散文和传记”的特点,从单元阅读走向与课外文本《从文自传》的连读拓展。九年级备课组在设计九上第一单元时,根据活动探究单元的特点,以群文阅读的方式将单元内容与名著《艾青诗选》关联整合;设计九下第四单元时,他们借助UbD(UnderstandingbyDesign,简称UbD)理论进行逆向设计,先梳理七八年级教材中所涉的议论性文章(如《最苦与最乐》)、演讲(八下第四单元)、书信(如《诫子书》)和九上的两个“议论性文章”单元,然后将本单元的学习定位为:进一步延伸学习论述类文章和文艺欣赏的方法。教师在教学中引导学生提炼议论性文章的主要观点,厘清文章思路,同时学习思辨方法,了解文本的特质,还要帮助学生学会迁移文中提到的文艺欣赏方法,作为文艺欣赏实践的开始,对于“美学”等专业文艺欣赏概念可以简单涉及,尽量不做深度解读。

  在第一轮使用统编教材的过程中,大家既有努力进行各种尝试突破原来教学模式的激动,也有理解不到位或理念跟不上等各种担心。整体而言,无论是探索过程还是测评结果都是令人满意的。第二轮使用统编教材时,教师已经拥有许多可借鉴的资源和经验,对教材的理解与思考也更为深入。因此,我们坚持以备课组为单位推进单元整体教学的同时,也鼓励教师尝试运用各种理念进行个性化的尝试和探索,让教学呈现别样面貌。

  八年级备课组为切实践行“教学评一致”的追求,在紧扣课标的前提下将单元检测作为单元学习的“终”,即通过研读课程标准和单元目标确定单元检测目标,然后将每个目标再细化为二级子目标,再把这些子目标与单元教学的具体目标匹配起来,最终确定单元整体教学的重难点。这样就将以终为始的UbD理念与单元整体教学的融合又往前推了一步。

  3.0版:融通教材生活,使语文即生活理念落地

  随着“创设情境”成为语文教学和测评的关键词,广大一线教师对“语文的外延与生活的外延相等”这句话有了更为深刻的体会。

  因疫情原因,这个学期初教师只能居家进行网络授课。我校语文组以“抗击疫情”为活动情境,进行教材单元与真实生活的融通整合。七年级备课组以讲述“抗击疫情人物故事会”为项目任务,将七下前三个单元进行“重组式”整合:

  结合全民抗击疫情的时代背景,以第二单元综合性学习“天下国家”为线索,整合第一单元(“大人物”)、第二单元(“家国情怀”)、第三单元(“小人物”)的阅读内容,将文本中的大人物如邓稼先、闻一多等,小人物如老王、阿长等,与抗击疫情期间涌现出来的大人物钟南山、李兰娟等,小人物如解放军官兵、警医夫妻潘起翰与石宏巧(见“天眼新闻”1.31报道)等联系起来,体会非常时期涌现在每个人物身上的“家国情怀”,同时将教材上所学的阅读方法策略运用到非常时期相关人物事迹的阅读,并以特殊背景下的人物故事丰富对教材文本的理解与感受。

  考虑到初次进行网络教学的学情和单元、文本的特质,本设计大致分为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以第一单元的阅读、写作为主,整合第二单元的《老山界》。

  第二阶段:以第三单元的阅读、写作为主;兼顾名著阅读《骆驼祥子》。

  八年级备课组也以“抗击疫情”为背景,设计了“演讲”的活动探究任务群。在整体设计背景下,学生一边读课文,一边关注现实;一边从课堂学习与演讲有关的知识与能力,一边从对现实的关注中发现演讲的灵感并真切认识到演讲的意义。

  近年来,我们的团队已在“关联式”整合的基础上,努力进行“打通式”和“重组式”整合,关注学情,立足生活,稳健探索,尝试单元间甚至跨书册单元间的重组,以期让语文能力和语文核心素养更好地呈螺旋上升的态势。我们将继续坚持以统编语文教材为阵地,以单元整合为抓手,希望能在课程模式和教学模式等方面建构起自己的“实验”路径。

  (作者单位系浙江省温州市实验中学教育集团师延峰)


  (正文结束)

相关阅读: